对宿命论最早的一次认识是在《神秘代码》,里面有个人被问道是相信控制论还是决定论(宿命论)。当然,这部电影宣扬的是决定论,从一以贯之的代码预言就可以看出。

我是相信那个呢?我以为,我能够控制好自己的人生的,而不只是靠命运。但是近些年发生的事情一再动摇我的想法。

我越来越知道,很多很多事情都已经写在了基因里。据说,任何可以测量的心理学指标,都是由基因决定的。这意味着,我的人格(性格)是基因决定的。我之前说人应该认识自己,扬长避短,“基于自己的性格发展个性”:从一开始就掉进了宿命。

我明确反对现行教育制度,厌恶高考,似乎是我这个人的必然结果了。我基因中有这些批判因素,我成长在这个国度和家庭,结果就似乎是“必然的”了。因为有了科学实验,我甚至可以知道我大概会跟那些名校毕业生一样(如果不是更好)前途光明。

有时候,我做了一件事,好像不应该是我做出来的,或者是我事后觉得这样做不对的,我就会安慰自己,要试错,我这是在试错。但是我还是禁不住想到另外一部电影,有个人被机器改造后,做的事都由他人控制,但脑部的某个结构会让他以为是自主意识的结果。我会想,我是不是也被秘密地改造了呢?我刚刚做的事,真的是我自己“想”做的事吗?

这好像就是“自由意志”的话题了。记得爱因斯坦说他不相信自由意志。自由意志存在吗?这是个问题,跟宿命论紧密相连。

我是个填进参数就可以被预测出来的人吗?随着科技的发展,能不能被大数据预测,成为衡量一个人是否是“英雄”的标志。我在很多方面都是不能被预测的,至少现在不能。我跟小冰谈 Way Back into Love 这首歌,小冰回复“大爱k歌情人 终于找到原版的way back into love~”,这显然是能讨得大多数人欢心的答案,然而对我却并非如此。可是,将来,人工智能只要知道有些人是跟一般预测相反的,并且找到方法鉴别出他们(我们),就又可以把我预测到了。悲哉。

也许,我一生都会要研究这些东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