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电脑报》推出自营定制钛师父耳机。我一想,好像是该要个好耳机了,加之被其追求完美的情怀感动,遂预订。头一次买一百多的耳机呢。

为了这副好耳机,我特意去看了煲机的东西。虽然这是一个具争议性的话题——有人说应该要煲耳机,还头头是道地解释了原因,还有人持批判态度,甚至摆出了所谓的盲听实验来否定煲机——我还是基于经验主义,宁可信其有吧。我耳机也确实不算“贵”罢了。

然而我恐怕不能对这个争议贡献出什么。

煲机刚开始时我听了一会儿,声音有些“朦胧”,没有完全释放的感觉。煲机后我感觉听感确实好了一些。但是这只是从时间前后来说的,我有理由怀疑不是“煲机”本身的结果。我可以说,至少有一部分,是因为我的耳朵已经适应了之前的朦胧的听感;也有可能,之前我听的时候有困意,后来的精神却很好,于是感觉听得清晰;或者是,我之前戴得太紧,封闭空间内压强比较大,导致感觉声音不能释放。哎,谁知道呢。

有时候我也想,如果花一些钱能让我这样钻研出很多东西,或许也是很值得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