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看完了刘慈欣的《朝闻道》。

人物丁仪是一个理论物理学家,他对宇宙终极真理的追求我是可以理解的,但当他得知自己再也无法探索得到大统一模型时,竟然直接向外星高等文明要求:告诉我,然后毁灭我。之后的发展出人意料,别的学科也有很多人走上真理祭坛,要求高等文明传授真理,代价都是十分钟后被毁灭。我一直处于震撼与震颤中:如果给我这样一个机会,我恐怕也会选择毁灭。像《三体》一样,当得知人类文明的理论科学再难有本质进展时,科学家肯定是很绝望的。一生追求为了什么?《朝闻道》中他们坦荡承认是为了满足自己的私欲,满足自己追求宇宙终极真理的欲望。如果后半生再也不能达到它,而现在就有一个机会能实现,为何不现在就完成心愿,然后去死呢?他们真的去了,全然不顾家人、总统和其他人类的反对。

我不能理解的是,为什么为了寻求恐龙灭绝的原因,为了知道哥德巴赫猜想最后的证明,他们也要赴死呢?高等文明又没有封锁这些研究,他们为什么不在活着的时光里尽力研究,以期将成果贡献给其他人类呢?我又不能理解了:那些他们追求的目标(除了获知大统一模型的目标,因为这个活着也无法达到),真的比自己的生命和社会的进步加起来重要吗?外星文明说,会有其他人取代他们的位置的,或许是真的吧;又说全宇宙文明(包括地球文明)的目标都将会是追求终极奥义,这样看来若干科学家赴死也只是件不足提的小事,甚至还有进步意义。

“祭祀”终结于“霍金”提的问题:宇宙的目的是什么?外星人无法回答。现在的我有一个答案:自在的自然界是没有意义(目的)的,所谓的意义只是将自然界人化的结果,是人为给的一套叙事。可这个答案真的合理吗,或者就是终极答案了吗?没等我再有些许思绪,小说就又问道:人生的目的是什么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