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没有宗教信仰,如果非要找一个,那我信仰飞面神教。这是我维基百科主页说的。我不觉得人非得有宗教信仰,还在前面(文章)否定过西哲老师的信仰等于宗教信仰之说。但要是深究起来,还真是细思极恐。

我经常在脑海中模拟不同的人格,来观测和监控自己的行为。有时候我会假想有一个人,我看不到那个人,但那个人却在看我的行为。这个人可能是“世界之外”的,也可能是来自未来而隐形的——从这里,我抽出这种想法暂且称作“未来主义”。或者,我现在的所作所为,都可以由将来的人回放,这也是另一种监督。

那这就很有科幻意味了。我不信现有的宗教,但我对科学的这种迷恋,说不定发展出了另一个宗教体。这个宗教体里没有全能神。其中的“神”可能是任何一个有能力置身我外不被我发现的普通人,普通人格的人。这是督促我自己行为合规的一种手段,也许与模拟不同人格的手段并无本质区别。只是看到新闻,有人创办了膜拜人工智能的宗教,似乎有一丝惊慌略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