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很多事拖着没做,于是很希望多些时间,希望今天还是星期四。然而写这篇文章的时候,已经跨入星期六了。

电路课作业总是想着下次写吧,现在已然到期末,一次作业也没交,面临取消期末考试资格的可能。实验室给的项目,自己匆匆现学现卖,现在又想着要写代码就先学习,干脆等一下再学习,一直拖进度。带着新生,要检查他们作业,要备课,发公告……感觉正事没一件没拖延的。

忽然冒出一个想法:要不放弃得了。放弃,退出。放弃这些作业,退出对新生的管理,甚至退出实验室……我知道,逃避可耻(但有用);我也知道,晚上做的决定通常不是理智的。我却不受控制地,一遍又一遍地幻想退出后的“自由”生活,想象放下包袱,能重新调整自己,想象那样自己会有改变。

唉。也许我只是需要睡个好觉,明天穿得暖和一点。噢,今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