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们学校有一节名称含有“西方哲学史”的选修课,很多人传说老师第一天会给学生“亮刀子”。根据我的经历,确实是这样的,是为了举例说明一个事情。他是这样一位富有激情的老师,思想境界也许很高,就是观点我不敢完全苟同。

他推崇美国一类的西式民主,欣赏中国古代文化,甚至赞赏民国时期的中国,就是对当今不怎么“感冒”。他把批判党当作“说真话”,倾向于相信一些迷信和反科学的事情,比如算命和预言(他还反对进化论)。他解释说人文和科学是二元的,科学有规律,而人因为有自由意志所以是不可以研究的,甚至否认了“群体”概念。他崇尚自由意志,却把信仰等价于宗教信仰。对马克思主义(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)的批判,也经常过于简单化,让我感觉犯了稻草人谬误。我开始就觉得他引入“自由意志”的概念为时过早;而他虽然那样西化,却不像我印象中的西方课堂那样介绍多种观点让学生自由选择,总是在宣扬自己接受的那一套。似乎只有在一些不那么具体的指导思想时,像人要有道德有信仰,要多听不同的观点等等,我和他才达到一致。

有时候,你以为他在批判当今的中国,说社会主义云云,结果人家话锋一转表示是朝鲜。当然,即使说得不对,毕竟还是有言论自由的——没错,国内大学课堂里还有这样的课,真的要让我相信有言论自由了——他也说,学术上可以自由讨论,指出不对之处不是为了对立而是希望改进,在生活中还是要坚持党的领导,要遵守宪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