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近在看吴军的《智能时代》,刚看完了思维部分。有一些想法,且记下来,看看书后面有没有解释,也供以后参考。

书中强调了不确定性,尤其是一般世界中变量太多情况下的不确定性。这个角度下的不确定性意义并不是量子世界固有的。有了这种世界观,《智能时代》提出了对应的方法论:用信息消除不确定性,用相关性(尤其是强相关性)代替因果性。这正是大数据,和强大的计算力能做到的。把智能问题转化为数据问题,是这本书的核心思想之一。

此前我已经注意到,大数据的个性化结果,会让人越来越“专一”,认识越来越局限在过去的既定的框架中。而今天看到用相关性代替因果性的认识,我不一会儿就担忧起来。因为在传统机械论的观点中,我们有批判性思维,要求不迷信权威,自己发挥理性,理解并评判之所以接受某个事物的原因。但是一旦用相关性去替代了因果性,人们似乎只知道结果就行了,要追索原因的话,步伐会慢很多。而个人很难去用大数据等工具,去评判评估相关性,就由权威,由意见领袖所主导。虽然对一些相对基础的东西,仍然可以发挥理性,但是未来社会将有越来越多的命题,是属于信息论的方法论的,它们在“相关性”的属地;那些命题也越来越重要。

由此看来,前者情况下人仿佛成为了自己过去版本的奴隶,后者让人成为了少数人的奴隶。当然,或许到时候人不需要认识世界了呢?最坏的情况是,多数人一生下来就被安排好一切,自己不用费什么劲,也不应该费什么心思就能过完一生。而我居然把这些新新人类妄称为奴隶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