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向在这个博客,我都会有意识地描述清楚要写的事件,但是这次应该要保密。要写的话,就只能模模糊糊了,让其他人拨云见雾都做不到。

可能是经过几天甚至十几几十天的思想积累,我应该对那个问题有更深的认识了。这两天发觉,以前的那些事情好像都是错觉。不过谁说得清呢。我是重名分的。我承认了那第一次发生的,以同样的程度看也应该承认现在这次的。但是一旦承认,又会引起思想的小动荡,一个对自我认知的小动荡。不过最新的自我试验和追踪发现,那些可能只是错觉,我并没有那么特殊。

那这具体的事件,也从此终结吧。曲曲折折,左摇右摆,就这样结束吧。不要让情感蒙蔽了大脑,不要让理性麻痹了心灵。

另外,这个博客的更新频率也该恢复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