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周,我才真正第一次逃了大学的课。当时主要是老师不讲新课,在答疑,我作业又没做,就干脆不去上课。不过对于高数,我大概也只逃那样情况的课,平时即使听得没那么认真也要去上课。

不过今天又逃课了。“面向对象与可视化编程”。唉,那老师实在是讲得我感觉很无聊。从前两次课开始,我的不爽就增加了,但我还是老老实实地去上了课。而今天,我决定使出经济学的招数,考察效益,衡量机会成本,进行取舍,结果就是——逃!

依稀记得《读大学,究竟读什么》里面就鼓励逃课,说不逃课的大学生不是好学生。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。这或许也是我向黄色性格学习的地方了——其中也包括愿意利用辅导员给的特权。也许这些都是尝试,我终会走到一条比较好的路子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