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己很小的时候跟着老爸喝一点啤酒,后来自己决定不吸烟,不喝酒,就把这点酒给戒了。

在《再次毕业》里我写道:“虽然某些人总要求我喝酒,但我仍然坚持不抽烟不喝酒,何况酒总是代表着些形式主义的东西。”这确实成为了我一贯的政策。即使对父母和走得很近的亲戚,我也再三拒绝喝酒,哪怕只是啤酒或红酒。原因之一就是,我怕沾了一点酒后,就被劝得猛喝,这样对身体不好。也顺带地,我不想麻醉自己英明神武的大脑。

不过这样就会失去品酒的乐趣,并且小酌一杯这种适量的饮酒对身体还有好处。所以近断时间在考虑解禁。毕竟,这样的政策终归是不自然的,应该被纳入到我更广泛的原则之中。因为担忧被劝酒而干脆禁酒,也是太在意世俗的表现,这不符合我的风格。

这么说,我有可能就允许自己喝一点小酒了。不过还是要注意不能酗酒。至于烟,完全就不想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