脑海里又响起熟悉的旋律,果然还是放不下,我想。

那边那对终究没熬过异地恋,前不久竟然分了。我伺机而动,似乎可以追求她了。但是,从三年多前那件事起,我和她的关系就不一样了。虽然我一直对她抱有好感,但是和喜欢是两码事。她正看着我,显然是要我看旁边的人。

终于到毕业时刻了。我是该对旁边那个人说出我的想法了——我喜欢你,三年多了。当年我花了好多天确认自己是喜欢你,又为此混乱了好几天,以后时刻得保持若无其事的样子,却又同时忍不住各种暗示你。即使你后来离我更远了,也好像并未意识到这件事。现在我要表白了,我觉得你有这个知情权。但是我并不要求任何回报,像以往的三十多个月一样。于是我拉了拉旁边那位,出来谈。

“……你知道厕所在哪吗?”我说。

我想,算了,何必呢。都一千多天了,也不差今天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