昨天,我去到了实验室部门的小组答辩会。除了稍微点一下自己状态不好外,更多的是拿拖延症当作自己不作为的理由。其实我是想,哪怕“拖延症”在别人看来只是借口,它也好过自己“状态不好”的借口。

在大学里,我仍然要继续完善自我。除了人际交往以外,自身的拖延和懒惰一直是大课题。借此机会,我要向它宣战,纳入近期的日程。感觉这东西并不像别的,要经过缜密的思考计划,越想反而越能拖。那么,我就要攻克懒惰型和完美型的拖延症了。尽管我仍然觉得这是旷日持久的战争,也还是要将其控制起来。